乔木Cana

一个写字的。
脑洞巨大,填坑困难。
始于感触,然后追寻,最终表达。
谢谢你的喜欢。♥

【双波】同居三十题(8)(9)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这几天因为军训消失很久非常抱歉…需要告诉大家的是,乔木今年高一啦!就读高中的信号非常不好,对手机的管控也非常严格,所以乐乎大概只能节假日更新啦,先跟大家说声对不起…T_T另外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喜爱,感谢你们不嫌弃我稚嫩的文笔。给大家比心啦。♥

+++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震荡波上辈子大概是个老处男这辈子才X欲旺盛X虫上脑。”声波用一片创口贴勉强遮住脖子上的吻痕,恶狠狠地瞪着正在批文件的震荡波。

“我先声明,我们不缺水电费的钱。”震荡波看了看手表。“但是他每天洗一个小时的澡是要把皮肤洗下来吗???”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震荡波出差了。这是百年一遇的事情。

“没办法,亲爱的。外国分公司出了点事,派我过去处理。你一个人在家要照顾好自己啊,不要工作太晚,记得按时吃饭,记得想我……”声波听见电话那头人声嘈杂,像在催促,于是震荡波只得连“再见”都没说就挂了电话。

第一天,声波的工作生活一切如常——快下班时临时接了个手术,忙得忘了吃饭。回到家后倒头就睡,没时间想念震荡波。

第二天,红蜘蛛低烧请病假跑到声波的兽医院装死(真实目的是跟天火秀恩爱刺激一下孤家寡人声波)。但声波从头到尾目不斜视还在下班后的聚餐中差点暴露红蜘蛛的风流史。最后酩酊大醉的声波回到家又是直接睡下,没时间想念震荡波。

第三天,声波沉寂已久的胃炎复发,晚上十点到医院挂号排队。候诊的时候习惯性地往震荡波身上靠,却突然想起他不在身边。开始有点想他了。因疼痛而渗出的眼泪蓦地滑下。因为时差,震荡波那边应该是凌晨四点。声波不管不顾地拨通了震荡波的电话。

“喂,亲爱的。怎么了?”那边很快接起,声音仍是刚睡醒的沙哑朦胧。“我……胃炎复发了,很疼。”“什么?!你这两天是不是又没吃饭?!我不是跟你说过balabala……”震荡波一下子清醒了,似乎有点生气。“我有点想你了。”不知为何声波轻声说话的时候有一丝小小的哭腔。震荡波顿时停了话头,捶着床心疼得要命,却无奈这时不能让他依靠。

“对不起,亲爱的,一定很痛苦吧。别担心,我很快就回家。我也很想你……”他们就这样保持通话到声波回到家,时间总共过去了三个小时。“晚安,亲爱的。做个好梦。”震荡波最后说道,尽管他已经要出门开会了。

第四天,急性复发的胃炎通过药物抑制了下来。天火听说这件事后不由分说地让声波回家休息。“今天的工作我帮你处理,不能处理的我会延后。你安心回家休息吧,带病上班你家那位多心疼啊。”

中午的时候震荡波打来电话。“亲爱的,胃还疼么?”“好了很多。”“那就好。这边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又有人在催促震荡波,又是没有一句“再见”就收了线。

“再见。”声波听着忙音补了一句。胃部还在隐隐作痛,声波把自己卷进被子里,寂静的黑夜里传来几声抽泣。

生病的人会格外脆弱,这句话真是一点不假。

从前的声波是多独立强势不入凡尘的人啊,和震荡波在一起后突然变得柔和多情需要依靠,还莫名点醒了撒娇技能。爱情啊……

机器狗无计可施地在床边来回踱步,激光鸟也担忧地注视着院子,找寻震荡波的身影。

门咔哒一声打开,连夜赶回家的震荡波小心翼翼地把行李箱弄进房间,把机器狗赶出去,又小心翼翼地洗了澡换了衣服,最后爬上床。他轻轻拥住那团被子,像是心灵感应一般,声波也很快抱住他。“Shocky。”震荡波心脏仿佛停了一拍——这是声波第一次叫他Shocky,连两人亲密缠绵的时候都没叫过的名字。

“I miss you so.”震荡波双手捧起声波的脸,疼惜地吻去上面的泪痕。“I love you.”

+++

END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