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Cana

一个写字的。
脑洞巨大,填坑困难。
始于感触,然后追寻,最终表达。
谢谢你的喜欢。♥

【双波】同居三十题(15)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我肥来了!!高中数学真的好难呜呜呜(┯_┯)这章感觉写得不太好,我会努力改进的!感谢大家始终如一的守候与支持!❤️

+++

15 帮对方吹头发

夏天的雨总是不请自来,凶猛暴烈,裹着热浪在人的心里翻涌波涛,不得安宁。

震荡波现在真的想从三十六层高楼跳下去。明明早上出门前看着艳丽的阳光把伞从包里拿了出来,加班结束的时候偏偏暴雨倾盆。震荡波烦躁地抓头发,看了看表已经显示十一点二十五。不太放心声波大半夜开车来接自己,公司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怎么办?震荡波认命地叹了口气。跑吧。

刚冲进雨幕震荡波就后悔了——原来雨打在身上这么疼吗?脸都要被砸坏了好吗?等他狼狈地冲到地铁站,最后一班地铁正巧出站。如果要用一个具象来形容绝望的话,非此刻的震荡波莫属。

然后他足足走了一千米才找到一个既可以避雨又可以拦出租车的地方,并不顺利地回到家。打开门,意料之外的是声波竟然站在玄关,客厅亮着昏暗的灯光。

看到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站在门口哆嗦的震荡波,声波又气又急。“被雨淋傻了?赶紧换鞋子进来啊!”震荡波刚走进客厅,又被声波推进卫生间:“给我洗个热水澡,不在浴缸泡够二十分钟不准出来!”

震荡波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神清气爽了许多。刚想跑去抱住声波撒娇就看到他拿着吹风机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震荡波觉得自己还是慢慢挪过去比较好。

声波让他坐在沙发上,给他吹头发,什么也没说。这反而让震荡波疑惑。“亲爱的……你……不想跟我说些什么吗?”“说,当然要说。”声波的声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愤怒,只是很低落,在吹风机的杂音里有些辨认不清。“为什么不打电话让我开车去接你?”“我担心你晚上开车不安全。”

“你知道吗,我刚才做了个梦。我梦到有一天晚上,天气很冷,下了很大的雨。你在雨中向我跑来,我们拥抱。然后你笑着,笑得很温柔,说你要走了,走得很远很远,不会再回来了。”

“虽然这样说很矫情,但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害怕你真的就这样走了,我害怕我真的会迎来失去你的那一天。”

手腕被人抓住,声波的声音戛然而止。吹风机的开关打向off,整间屋子也像是被按了off,听不到任何声音。“对不起,Soundy。”震荡波把面前低着头的人拥进怀里,细碎地吻着他的发。“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永远也不。”

“……行了,真够恶心的。”声波推开他走向厨房。“我煮了姜茶,你趁热喝。”“你脸红了亲爱的。”“闭嘴!”

+++

END

【双波】同居三十题(14)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失踪人口回归!!两个月没更新我真的要打死我自己…没想到一点开乐乎还能看到六十多个fo真的很开心啊!谢谢各位始终如一的守候与支持!要砍死我的都来吧我已经躺好了(啥)!这篇是临时写完的,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

14 午睡

“声波,明天我和你姐夫要出国过结婚十周年纪念。”声波的姐姐伊莱娅拨了拨一头及腰蓝发,“轰隆隆和迷乱,你帮我照顾几天。”“我觉得不行。我工作很忙,震荡波也……”“我说,让你照顾几天。”伊莱娅与声波相似的眉眼透露出不容拒绝的强势。“我知道你在休假。”“……”

声波很想掀桌。但十分钟后,声波同意了——“姐,我们先把刀放下……”“这才是我的好弟弟~”伊莱娅把架在声波脖子上的餐刀放回桌面,涂着圣罗兰的唇勾起一个令声波不寒而栗的甜美笑容。“那我先走啦~”

“哈哈哈哈哈——”毛快被拔秃的激光鸟在轰隆隆手里惨叫,震荡波刚写好的报告被迷乱删了个干净,原本一尘不染的客厅一片狼藉,像被歹徒扫荡过。而两个罪魁祸首乐此不疲。

震荡波眼疾手快地拉住正欲发作的声波,站起来拍拍手掌吸引小鬼头的注意。“嘿,小朋友们,来玩儿个游戏怎么样?这可比激光鸟有趣多了。”

“什么游戏,舅舅?”迷乱眨巴着眼睛看着震荡波,饶有兴趣的样子。“木头人。”震荡波退到阳台,把他们俩拉到自己前面。“我数一二三,你们就往前跑,我说‘木头人’,你们就必须停下,不能做任何动作。”震荡波顿了顿,摆出一个很凶恶的表情。“违反游戏规则的小朋友要被怪兽吃掉哦!”

“啊!!哈哈哈哈哈哈!!”自打游戏开始小朋友的尖叫和笑声就没停过,但至少他们不会再有精力弄乱其他东西了。声波把阳台上奄奄一息瘫倒在地的花草移进花盆,看着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震荡波,蓦地生出些感慨来。

我不喜欢热闹,也不太会说话,缺点也很多。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保留我小小的任性呢?如果没有你,谁会来包容我的缺点呢。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面对这些奇奇怪怪的境况呢?

所以呀,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吧?

突然迎面撞进一个结实的怀抱,声波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想什么呢?都没看到我走过来。”“没什么。他们睡了?”声波也环住震荡波的腰。“嗯。陪小孩子玩真累啊。”“你要不要也睡一会儿?”“你陪我吧。”“好。”尽管声波没有午睡的习惯,却也答应了下来。

于是起床后走到主卧想找震荡波玩的轰隆隆和迷乱一开门就看到相拥酣眠的震荡波和声波。轰隆隆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熟练地掏出手机拍照发给妈妈。

“儿子真棒!真不愧是我教出来的搅基小能手啊哈哈哈哈哈!(๑•̀ㅂ•́)و✧”——by正在马尔代夫海滩上日光浴的伊莱娅。

+++

END

啊啊啊60fo了!!
谢谢大家包容我幼稚的文笔和欧欧西的人设!!TvT
鞠个大躬!!!
我会继续努力的!!!

【双波】同居三十题(12~13)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发完这俩就没有存货了,下周可能更新不了了。真的非常非常抱歉…高中学习比我想象的困难得多,我今后要沉迷学习了,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感谢大家这么长久以来的支持。♥

+++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滚。下一个。

被机器狗和激光鸟烦得头顶冒烟的声波微笑着说道。









13 一方卧病在床

声波生病了,39度高烧。这归功于他四十八小时不眠不休地工作。同时把震荡波心疼且生气得半死。

“普神啊你就不知道什么叫爱惜身体吗?”震荡波在声波的额头上换了片冰毛巾。“而你竟然还不想去打针!”

“我讨厌……医院。”声波难受地皱着眉头,手胡乱在床上摆动着,最终抓住震荡波的手腕。“好好好,不去。”震荡波心软了大半,但还是逻辑清醒地决定请医生上门。

“我靠这温度都能煎鸡蛋了。”深夜接到求救的击倒大摇大摆地走进房间,探了探声波的额头后说了一句。“要是不严重我来麻烦你?”

“好了好了,知道你爱夫心切。”击倒将额前红发拨到一边。“打击,把吊瓶架装好,药水挂上,针头接上。”

过程进行顺利,除了针刺进血管的时候沉睡的声波皱了皱眉,并无其他动作。震荡波松了口气。“他醒之前药水应该差不多完了,到时候你自己把针拔出来就行了。”“好的。”击倒看他应了声,却没有要去睡觉的意思,忍不住问了句:“你就这样守到天亮?为了他?”

震荡波笑了笑,眼睛里却流露出厚重的疲惫:“我怕我错过拔针的时间。”“他有什么好的……”击倒话音未落便被打击拉住了手。“接下来的事就麻烦震荡波先生自己处理了,我们就先回了。”“不送。”

“怎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啊?”击倒挣开打击的手未遂。

“震荡波和声波,或许他们都不是完美的人。但是他们在一起,却羡煞旁人。你不看好他们,但是每次看到他们对望的眼神,你就只能告诉自己,不必劝。”

“是这样吗?”打击挠了挠击倒的掌心。“……你赢了,诗人。”击倒回了一个吻。

第二天上午八点,声波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震荡波圈在怀里。头脑清醒了很多,身体也不再发热。他抬手看到手背上贴得歪歪扭扭的胶布,隐约回想起昨晚,顿时感动得鼻子发酸。

震荡波感受到声波的动作,皱着眉将人圈得更紧:“再陪我睡会儿。”声波听着震荡波沉稳平和的心跳,也重新闭上眼睛。

“谢谢你。”

也感谢命运,让我遇见你。

+++

END

【双波】同居三十题(10~11)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今晚又要回到高中监狱去了…东盟假期我都干了什么啊时间过得也太快了…😭这两章是小甜饼,希望大家喜欢。> <

+++

10 早安吻

今天太阳莫不是从西边出来了。震荡波惊讶地想。声波早起了。

“今天要去验收新到的一批药品。不合格可是要命的。”声波拉紧领带。“你也别装死了,早点到公司给你们威总一个惊喜。”

“铁桶头和他家擎天柱旅游去了,荷兰,说是要求婚。”震荡波啧了一声。“擎天柱你知道吧,就是M&O娱乐公司的社长。”“威震天艳福不浅啊。”

“我才是全公司最有艳福的。”下一秒震荡波就被枕头糊了一脸。

“哎呀好疼啊,要声波亲亲才能起来。”震荡波说完就闭着眼睛等揍。出乎意料的,这次没有什么不明物体砸过来。袭上震荡波脸颊的,是声波轻轻的吻,带着薄荷的余韵。

虽说是蜻蜓点水,但是震荡波的速度更快,抬头就吻住声波的唇,又快又准。

“流氓啊。”结束了漫长的接吻,声波有些喘。震荡波笑了笑。

“只对你流氓。”




11 替对方挑衣服

声波是一个细致且有品位的人,他习惯把自己拾掇好之后再去收拾震荡波。所以当威震天发现震荡波其实是个穿搭白痴的时候差点要把他的头砍下来。

“你平常的衣服难道是魔法变出来的吗?!”“是声波帮我搭配的。”“那你让声波过来!”“他关机了,估计在做手术。”

偌大的商场,路人频频对两位帅气的青年侧目——一位怒不可遏,一位强装镇定。

“咳……您为什么非要送擎天柱先生衣服呢?”

“他是一个与时尚同进退的人。”威震天指尖略过一排衬衫,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我想,偶尔,他能穿上我为他挑选的衣服,我会很开心。”

“既然这样,你们如此相爱,您送他一条沙滩裤他也会欣然接受的吧?”

威震天的拳头砸过来的时候震荡波感觉自己见到了普神。

“说真的,声波把你打扮得人摸狗样的,你没想过报答人家么。”威震天这句话倒是点醒了震荡波。

声波算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了。才华方面——牛津大学动物医学专业博士毕业,谈艺术从容不迫,论经济头头是道;生活方面——重度洁癖,中餐法餐意大利菜样样精通,有极大的耐心对待家里两只翻天的宠物和一个生活残障的男朋友。

细细数来,声波为他改变和付出了许多。都说爱是相互的,而震荡波却似乎一直贪得无厌地欣然接受着,没有任何回报。一时间,他感到愧疚。

“呐,我搜索了今年的潮流趋势,趁这个机会,给你家那位也买些什么吧。”震荡波感激地看着自己的上司:“真不愧是知心大姐威总啊。”“嫌自己命太长吗?”

后来,经过一番(并不)深思熟虑,威震天挑了一套白色竖纹的休闲西装和一对腕表。震荡波选了一件渐变蓝与白拼接撞色的针织衫,想了想又照着自己的尺寸买了件一样的。

“啧,情侣装啊,想不到你还有这点心思。”威震天眼神里有几分揶揄。

“情到深处,总要炫耀一下——声波这么好的人,是我的。”

“亲爱的,我给你买了礼物。”声波一回到家就被震荡波抱了个满怀。“放开啊我不能呼吸了!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声波扒开震荡波的手,又拿出手机看日历。

“没什么特别的就不能给我男朋友送点什么吗?”震荡波把纸袋递到声波面前。“打开看看。”针织衫柔软的触感传到声波的指尖,当他拿出两件一样的衣服时,瞬间百感交集。“想不到你会送我衣服。”“怎么样?喜欢吗?”“挺好看的。”

“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一共是三年六个月零九天。这些时间里,你为我付出了太多。怪我愚钝,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应该对你说一句感谢。谢谢你把自己完全地交给我。而我能给你的,除了这件衣服,也只有完全的我自己。”震荡波再次拥住声波。“你愿意接受吗?”

声波回抱震荡波,轻轻叹息却很快笑得开心。

“我愿意。”

+++

END

关于万磁王以及另一些事情。

塞伯坦难民:


闲来刷微博的时候看到的,说是某综艺的一位rapper商用万磁王这个名字,还清空了所有超话。


当时看就很别扭,这让我想起当年某三人少年团体火起来的时候,我一个变形金刚老粉一提起TF就有智障问我是不是我也喜欢三x只,然后我总是微笑的怼回去,本来是圈内众人皆知的称呼,结果变了味道。


不过说到底也算是一个误区,他们的简称并不是TF,算是被误叫了。


以上这件事不接受撕逼,某团纯路人,在某些方面确实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误解,并且现在lof还是有某些小粉丝在TF的tag下刷某团,对不起,简称并不是这个,请去百度,请看清楚。


当然,这件事只是粉丝的单向误解导致的错误,但是如今,就真的过分了。


我当时看完图是中午,当时有事就没查,后来想起来就去搜了搜所谓的PGone。


简介是万磁王。


当时火就窜起来了,这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然后就看他的微博,粉丝叫万万老万也就算了,某些商业号直接叫他万磁王,excuse me??这什么意思?真当欧美圈的人都是死的?


然后就去搜了超话,就只看到了小可爱们打抱不平的微博。我不懂现在这些小网红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把自己的简介改成万磁王,更不懂他那些nc粉,说老万不火,清空超话,到处撕。


如果真的想有一个如雷贯耳的外号,请自己动脑子想。


迪爸爸要告就是倾家荡产,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某些粉丝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对科普和证据充耳不闻。


这个时代还是需要多读书,长见识。


脑子真的是个好东西,希望某些人也有。

【漂感】迟来的七夕小甜饼> <

#拟人#

乔木说点儿啥:今天下午就要返校了,请各位记得想我,不要抛弃我…T_T这是一时兴起的脑洞产物,文笔放飞自我了……希望各位喜欢。> <

+++

为庆祝七夕,寻光设计公司的各位员工决定聚餐。于是全公司第二高冷的设计总监感知器又被灌了个晕乎。

“不是听说总监有一个超帅的男朋友嘛,让他来把总监接回去吧。”补天士手舞足蹈地去拿感知器放在桌上的手机,感知器无力阻止,只能皱眉表示抗议。“联系人……有一个单独分组哎……”

“漂移?”补天士惊讶得酒都醒了几分。“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啊!”“别废话了,你到底打不打电话?”背离开始不耐烦。“打打打!”

电话几乎是秒接。

“喂,小感?”“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居然把我们最帅的总监给拿下了啊?”“……补天士?”“对!是我!你说你到底耍了什么花招啊?我们总监这么冷淡一人儿就这样被你收了……”“你们聚会呢?”“对啊!我跟你说……”“小感被你们灌醉了对吧?”“是啊!我……”“酒店地址发一下,小感酒喝多了会头疼,他说这影响他的工作。”“哦。哎不是,你还没回答……”

半小时后,包厢的门被打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来人身上。“你们好,我是漂移。”穿白衬衫的帅气男人走到感知器身边。“是感知器的男朋友。”

“哇,好帅啊。”“补子,知道自己为啥没机会了没?”“果然帅哥最终是要被帅哥收服的。”

“那个,”漂移出声打断了其他人的小声议论,众人才发现他已经把感知器公主抱了起来。顿时,包厢安静如鸡。“如果可以的话,感知器先行离开了。我替他说声抱歉,你们慢慢玩啊。”

好不容易把感知器抱上副驾驶,又被他拉住衣角不让走。漂移看着脸颊酡红醉眼朦胧的爱人,无奈地笑笑。“小感,先松手好不好?我还要开车。”“我不。”感知器睁了睁眼,蓝色的瞳似乎蒙了层水光,在昏黄的车内灯下万分迷人。

对视几秒之后,感知器抱住漂移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还发出狡黠的轻笑。漂移毫不犹豫的加深这个吻,搅动着彼此的舌尖。还好感知器这一面只有我能看到。一吻结束,漂移抱着伏在自己肩头微喘的感知器想道。

不巧的是,车子开到一个路口,碰上了酒驾检查。

“怎么回事?”交警晃晃酒精测试仪,怀疑地望着漂移。

“你知道。”漂移无辜地耸肩笑笑,看了眼在副驾驶睡过去的感知器。“接吻什么的。”

+++

END

【双波】同居三十题(8)(9)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这几天因为军训消失很久非常抱歉…需要告诉大家的是,乔木今年高一啦!就读高中的信号非常不好,对手机的管控也非常严格,所以乐乎大概只能节假日更新啦,先跟大家说声对不起…T_T另外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喜爱,感谢你们不嫌弃我稚嫩的文笔。给大家比心啦。♥

+++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震荡波上辈子大概是个老处男这辈子才X欲旺盛X虫上脑。”声波用一片创口贴勉强遮住脖子上的吻痕,恶狠狠地瞪着正在批文件的震荡波。

“我先声明,我们不缺水电费的钱。”震荡波看了看手表。“但是他每天洗一个小时的澡是要把皮肤洗下来吗???”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震荡波出差了。这是百年一遇的事情。

“没办法,亲爱的。外国分公司出了点事,派我过去处理。你一个人在家要照顾好自己啊,不要工作太晚,记得按时吃饭,记得想我……”声波听见电话那头人声嘈杂,像在催促,于是震荡波只得连“再见”都没说就挂了电话。

第一天,声波的工作生活一切如常——快下班时临时接了个手术,忙得忘了吃饭。回到家后倒头就睡,没时间想念震荡波。

第二天,红蜘蛛低烧请病假跑到声波的兽医院装死(真实目的是跟天火秀恩爱刺激一下孤家寡人声波)。但声波从头到尾目不斜视还在下班后的聚餐中差点暴露红蜘蛛的风流史。最后酩酊大醉的声波回到家又是直接睡下,没时间想念震荡波。

第三天,声波沉寂已久的胃炎复发,晚上十点到医院挂号排队。候诊的时候习惯性地往震荡波身上靠,却突然想起他不在身边。开始有点想他了。因疼痛而渗出的眼泪蓦地滑下。因为时差,震荡波那边应该是凌晨四点。声波不管不顾地拨通了震荡波的电话。

“喂,亲爱的。怎么了?”那边很快接起,声音仍是刚睡醒的沙哑朦胧。“我……胃炎复发了,很疼。”“什么?!你这两天是不是又没吃饭?!我不是跟你说过balabala……”震荡波一下子清醒了,似乎有点生气。“我有点想你了。”不知为何声波轻声说话的时候有一丝小小的哭腔。震荡波顿时停了话头,捶着床心疼得要命,却无奈这时不能让他依靠。

“对不起,亲爱的,一定很痛苦吧。别担心,我很快就回家。我也很想你……”他们就这样保持通话到声波回到家,时间总共过去了三个小时。“晚安,亲爱的。做个好梦。”震荡波最后说道,尽管他已经要出门开会了。

第四天,急性复发的胃炎通过药物抑制了下来。天火听说这件事后不由分说地让声波回家休息。“今天的工作我帮你处理,不能处理的我会延后。你安心回家休息吧,带病上班你家那位多心疼啊。”

中午的时候震荡波打来电话。“亲爱的,胃还疼么?”“好了很多。”“那就好。这边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又有人在催促震荡波,又是没有一句“再见”就收了线。

“再见。”声波听着忙音补了一句。胃部还在隐隐作痛,声波把自己卷进被子里,寂静的黑夜里传来几声抽泣。

生病的人会格外脆弱,这句话真是一点不假。

从前的声波是多独立强势不入凡尘的人啊,和震荡波在一起后突然变得柔和多情需要依靠,还莫名点醒了撒娇技能。爱情啊……

机器狗无计可施地在床边来回踱步,激光鸟也担忧地注视着院子,找寻震荡波的身影。

门咔哒一声打开,连夜赶回家的震荡波小心翼翼地把行李箱弄进房间,把机器狗赶出去,又小心翼翼地洗了澡换了衣服,最后爬上床。他轻轻拥住那团被子,像是心灵感应一般,声波也很快抱住他。“Shocky。”震荡波心脏仿佛停了一拍——这是声波第一次叫他Shocky,连两人亲密缠绵的时候都没叫过的名字。

“I miss you so.”震荡波双手捧起声波的脸,疼惜地吻去上面的泪痕。“I love you.”

+++

END

【双波】同居三十题(7)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一下更俩惊不惊险刺不刺激!!不过这才到第七题感觉离三十题遥遥无期啊…再次由衷感谢大家对我的耐心和支持,把我下辈子的小心心都送上!♥♥♥这题也希望有人喜欢啦。> <

+++

7 大扫除

说到那张拥吻的照片,就不得不提一提它背后的故事。

不知为何,震荡波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在他听说不久之后便是中国的春节时激动万分,拖着声波到唐人街买了灯笼对联窗花等等喜庆的物品。震荡波甚至还买了一斤面粉——“声波你会包饺子吗?”——然后声波用这一斤面粉给震荡波来了个全身SPA。当然最后还是买了速冻饺子。

“对了,”买灯笼时售货员小姐微笑着提醒。“在中国,春节是要大扫除的哦。”

声波一开始不以为然。他们两个都有轻微洁癖,家里总是干干净净的,连地毯上都找不到一点狗毛。可是当他们回到家——

冰箱门大开着,里面的食物全部被翻出来,鸡蛋碎得七零八落,地上甚至还有咬了几口的法棍面包;沙发上床上全是机器狗的毛,卫生间的纸巾被拖得很长,像中国西藏的哈达;阳台声波静心种植的花草被激光鸟啄得面目全非。而其中一位罪魁祸首正趴在地毯上睡觉,另一位站在它的背上也在睡觉。

“……F**k。”声波气得全身发抖,掏出了菜刀。“你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忘了锁激光鸟的笼子?”“呃……可能……大概……”震荡波立刻从背后紧紧抱住声波,压住他拿着刀的手。“亲……亲爱的,别激动……呃……你忘了吗?大……大扫除啊哈哈哈哈……”

两个小混蛋被玄关的动静惊醒了,回头看到满脸阴沉还拿着菜刀的声波立刻吓得四下逃窜,最后缩到墙角气都不敢出。

震荡波回想起惊天雷分享给他的帖子《老婆生气了想杀人怎么办》,心一横决定试一试。于是他偏头吻上声波的脸,强压恐惧把声音放得温柔一些。

“亲爱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忘记锁激光鸟的笼子了,对不起。我们先把这事儿解决了,你把我碎尸万段都行,先把刀放下好吗?亲爱的?”

“……”菜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震荡波松了口气。“你比这个场面还让我恶心,震荡波。”“好好好,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亲爱的。”震荡波再次偷亲,然后上前把激光鸟丢回笼子,顺便打了下机器狗的头。

“现在,”震荡波无奈地耸肩。“开始大扫除吧。”

好在声波的良好教养让他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没再说脏话,但是紧皱的眉头一直没松开过。他戴着手套把地上乱七八糟的“食物”全部丢进一个大纸箱,扫干净地上的蛋壳以及黏糊糊的蛋液,又把冰箱里外擦洗干净,厨房才焕然一新。

整理好房间趴在门口偷看的震荡波又松了口气——要不是声波没有吃狗肉和鸟肉的喜好,这俩禽兽早八百年就该下锅了。

最后处理阳台的是声波,清理客厅的震荡波不时担心地看过去,生怕他一激动把激光鸟带笼子丢下去。不过声波只是安静地连花带盆全部丢掉,淡淡地扫了一眼激光鸟,抱着垃圾走出阳台。可是震荡波觉得这“淡淡的一眼”快要把激光鸟吓得心肌梗塞了。

最后一箱垃圾扔完已经是晚上八点,震荡波在院子里打了个寒战。“声波,怎么办,除夕夜我们什么中国食物都没有。”“不是还有速冻饺子么。”“可是中国的除夕夜晚餐非常丰盛,就像圣诞节一样。”声波想了想,叹了口气。“我打电话问问天火他们愿不愿意过来过春节。”

“唷,不错啊,像模像样的。”红蜘蛛背着手在房子里溜达一圈,还戳了戳阳台两个大大的红灯笼。“少废话,过来帮忙。”声波提着菜刀围着围裙出现在厨房门口。“比起做饭,春晚更适合我。”红蜘蛛十分自然地在沙发上坐下,瘫成葛优。震荡波默默往旁边挪了挪。

“他不会做饭,厨房可以说是我的私人空间。”天火给蒜蓉虾浇上热油,笑了笑。“这点倒是和震荡波很像。”声波也把清蒸鲈鱼端出。

“我一直不知道你会做饭,还会做中国菜。”天火微笑着端详这个比他矮许多的上司。“我觉得你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你现在围着围裙站在这儿,倒让我不太习惯——呃,我没有别的意思。”“没事。”声波看向客厅里吃着pocky,因为春晚小品露出笑容的震荡波,若有若无地微笑。

“遇到他以前,我也认为我遗世独立。但遇到他以后,我才知道人间烟火也可以非常美,爱情也可以非常无畏。”

晚饭和闲谈后,时间来到了11:30。“经过我精密的计算,声波,我们现在可以贴对联了。”震荡波和声波展开对联后有点不知所措。“……哪边是上联?”“……哎呀反正也看不懂随便贴吧。”折腾半天把对联和福字贴好之后红蜘蛛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已经冻得发抖了。“炉渣的你们贴好没我要冻死了。”“是谁说要给我们留下最好的春节纪念的?”

“好了好了。”天火从红蜘蛛手里抢过相机。“那么,你们可以摆姿势了。”声波还没反应过来,震荡波已经把他拉进怀里,低头吻住他的唇。“3,2,1。”“哇哦,会玩。”红蜘蛛仰天长笑。“看不出来你震荡波这么浪漫。”“过奖……啊!!亲爱的你干啥!!”

一个吻换一巴掌,也是值得的。新春钟声敲响,震荡波送走天火和红蜘蛛,稳当地抱起在沙发上睡着的声波。

谁让我爱惨了他。

+++

END

【双波】同居三十题(6)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第六题挤牙膏一样挤了两个月终于出来了…在这期间非常感谢各位对这个三十题的喜爱,我真的受宠若惊,给你们比小心心~♥当然这一题也希望有人喜欢。> <

+++

6 浏览过去的相片

难得的休假日。情侣们大多会出现在餐厅,影院,甚至游乐场。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比如声波和震荡波,就会选择瘫在沙发上玩手机。

“中午了,声波。我们吃什么。”震荡波从游戏激烈的厮杀中勉强抛出一句话。“叫外卖吧。”声波头也不抬。“我不想吃外卖,我想吃你做的饭。”“上次带到你公司的饭给我手指烫红了,我才不要做饭了。”

“啊,这么可怜。”震荡波丢开手机翻身,抓过声波的手疼惜地亲吻着。“辛苦了。”“……恶不恶心啊。”声波笑了笑,抽回手,迎上唇。震荡波愣了一秒,很快夺回主动权。

缠绵了几分钟之后,声波按住那只想要伸进衣服里作乱的手,声音微喘。“……我去做饭。”“噢你总是那么扫兴。”震荡波不满地捶沙发。

把声波的番茄蘑菇意面狼吞虎咽下肚之后,震荡波以光速逃离餐桌——还是被声波抓住手臂。“洗碗。”“那什么我看激光鸟有点无聊……”“洗碗。”

没办法,谁好看谁说了算啊。

洗好碗已是下午一点,声波正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地上的机器狗睡得像条死狗。“不睡个午觉吗?”“没有这个习惯。”“玩你的消消乐吧,倒数第三关还没过吧?”“通关了。”“……”“……”一时间空气安静了下来,两个不善言辞的男人都没再说话。

“啊,对了。”声波突然想起什么,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翻找着。“之前天火送给我一本相册,我们把照片整理一下放进来吧。”

其实他们两人都不太喜欢入镜,却很喜欢给别人拍照。所以家里的照片大多是各国的风景,少部分两人同框的照片也是来自觉得他们般配的路人和声波的两个侄子。

正午的阳光有些热,电扇嗡嗡地转着,震荡波和声波坐在床上翻照片,额发偶尔被风吹动。

“哈,你看这张。”震荡波把一张照片举到声波面前——照片里激光鸟站在声波的肩上,机器狗扒拉着声波的腿。而声波本人头发凌乱,衣服裤子上全是毛,一脸愤怒地站着——然后震荡波就被照片糊了一脸。

“把它撕了。”“不要。我还要放在相册第一张。”“我建议,还是这个放在第一张比较合适。”声波忍着笑丢出一张照片。

那是声波的生日,震荡波第一次拜访声波的家——一个大家族。那天震荡波精心准备了一套浅灰的休闲西装,象牙白的衬衫熨得笔直,全身的行头加起来逼近二十万。尽管声波屡次提醒他家里有小孩子不必这么庄重,但是震荡波还是紧张兮兮地说“要给家长留下好印象”。

不出所料,声波的一大帮亲戚对震荡波非常满意,声波的两个侄子也是——不过表现的方式不同。女仆把三层大蛋糕从厨房推出来的时候,熊孩子的战争已经开始了,并且矛头直指震荡波。五颜六色的糖浆奶油在震荡波的衣服上开了花。这种时候只要声波冷冷的一句话和眼神就能终止恶作剧,但偏偏声波是笑得最开心的那个。

这个场面对于震荡波来说终生难忘。不仅是因为满身奶油的自己万分愤怒还要保持微笑,还因为,那天,他第一次看到声波快乐地大笑,眼睛弯成月牙,无拘无束地笑着。

想起这段经历,震荡波无奈地摇头。“你那两个侄子,真要好好管管了。”“我的姐姐非常溺爱他们,我没理由管那么多。”声波又抽出一张照片。“我找到了最适合放在第一张的照片。”

照片里,震荡波和声波在贴了对联和“福”字的家门前拥吻。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