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Cana

一个写字的。
脑洞巨大,填坑困难。
始于感触,然后追寻,最终表达。
谢谢你的喜欢。♥

「灿白」炸鱼薯条

他又来了。

边伯贤一边刷着似乎永远都擦不干净的油腻的地板,一边忍不住瞄两眼斜靠在柜台上的人。却发现那人的目光从来就没离开过自己。

“那人叫朴灿烈,25岁,是咱这个区的片儿警。虽是片儿警,却也帮着正规武警破过不少大案子。说到这儿就奇怪了,他破了案子还不要求升职。不过据说啊,是他们家家大业大的,有个姐姐继承了家里的产业,就由着这个小儿子干警察这么危险的活儿了。就他家那状况,哪用得着升职加薪呐。哎哟,谁要是嫁给他,享一辈子福呢。”

心里默念了一遍邻家服装店大妈告诉自己的话,边伯贤又偷瞄过去,看到朴灿烈正仰头喝咖啡的动作。

和其他片儿警不一样,蓝色的制服笔挺的穿在身上,装饰着一块表的手臂随意的搭在柜台上,微仰着头显露出流畅的脖颈线,还有上下滚动的喉结和棱角分明的侧脸。

我操……这也太好看了……边伯贤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拖把,心烦意乱的甩了甩头,鬓角流下的汗水划过烧起一阵绯红的面颊。

“哎。”在老旧吊扇吱吱呀呀的鼓噪中,他听到朴灿烈含着笑意的声音。“啊?”“帮我拿一份炸鱼薯条。”一如往常的选项。“带走?”边伯贤抬手擦了擦汗,随手将拖把靠在墙上,调了调烤箱的温度看着对方。

边伯贤不记得自己有没有问过朴灿烈为什么他每次都只点这一样,但是朴灿烈性感低沉的声音却总在他心里响起。他说,“因为我这人,认定了一样东西就再也不会改变。喜欢一个人也是。”

“就那么想我走?”朴灿烈低笑着凑过来,边伯贤甚至能闻到他唇边残留的咖啡香气。“……”“好吧,也确实是要带走的。”朴灿烈拉开了点儿距离,把警帽规整的戴上。

边伯贤一直低着头没看他,把炸鱼薯条包好之后直接放在柜台上,一副你爱拿不拿的样子。“噗。”朴灿烈笑了笑,把钱放在柜台上的时候顺手揉了揉边伯贤有些毛躁的染成深灰色的发。“走了。你也早点收工,接我班儿的那人可不是什么好货。”边伯贤看着他拎着袋子走远,抿了抿唇,突然想起电影里的一段话。

“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他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57个小时之后……”不,没有57个小时。就在那一瞬间,我爱上了他。

那一夜有些暧昧的举动后,朴灿烈突然人间蒸发似的没再来过,平时他巡逻累了靠着吸烟的那个街角,也没再出现他的身影。“边伯贤!你他妈在那儿发什么愣!过来煮咖啡!偷懒就别在我这儿做了!”正撑着柜台发愣的边伯贤被店长一嗓子吼得差点站不住,往街角又瞟了一眼后才不情不愿的走进闷热的厨房。

“您的炸鱼薯条,谢谢惠顾。”包装完第101份炸鱼薯条,送走第101位对着他眼冒桃心的女孩后,边伯贤在墙边挂着的日历上“7月12日”的位置画了个圈。掰着指头算朴灿烈有几天没来巡逻了,却在午后热烈刺眼的阳光下有些悲伤的发现,原来已经整整两个月了。

而边伯贤始料未及的是,他和朴灿烈再度遇见,是以这样的形式。

那天晚上,像是有某种预感,边伯贤晚收工了十分钟,看着满天斑驳的星星,手肘撑在柜台上拖着腮帮子,觉得朴灿烈一定会来。

果真就是这十分钟,让他等到了浑身是血的朴灿烈。边伯贤记得特别清楚。

当时,在灰尘和飞虫浮动游移的白炽灯光下,穿着便装的朴灿烈握着枪的手捂着左肩,血染红了白色的恤衫,还不断有血沿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汩汩冒出,脸上也有几处击打伤痕,不住的回头张望。身后还有不断追上来的脚步声,叫骂声和枪声。这样狼狈却带着一腔孤勇的朴灿烈,向目瞪口呆的边伯贤跑过来。

他因为惯性猛地撞在柜台上,吃痛的皱了皱眉,迅速而吃力的说着话。“我去了一个毒枭的老巢做卧底,被发现了,左肩中了枪。我现在不能去医院,这样会伤害到更多人。警队的兄弟已经出动了,我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朴灿烈回头,因失血过多而模糊的双眼却真实的看到了追上来的凶神恶煞的人。“你能不能……让我借个地躲躲……”

边伯贤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虚弱的朴灿烈拉进店里,“唰”的拉下了卷帘门。

不多时,便有子弹击打在卷帘门上的声音钝重的传进边伯贤的耳朵。他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紧张害怕得指尖都在颤抖。朴灿烈脸色苍白的笑了笑,用尽力气抓住了边伯贤的手腕,枪因为脱力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不会让你有事……”“你别说话了!你的处境明明更危险!”边伯贤就着力把朴灿烈按在椅子上,剪开朴灿烈的袖子,胡乱倒了些双氧水上去,又剪了自己腰侧的一片衣料,仔细包扎了那血肉模糊的伤口。

朴灿烈意识模糊昏睡过去的时候,卷帘门外传来警察的呼喊声和更激烈的枪声,须臾又重归平静。边伯贤俯下身去,指腹轻轻摩挲着朴灿烈有些冰凉的脸,擦去了一些血迹。“你怎么那么自私……你为什么不替我想想,我会不会受到伤害呢……”鼻息喷洒在对方唇边,边伯贤几乎要控制不住的吻上去。

钝重的敲门声传来,边伯贤听到警察急切的声音,冷静的掀起了卷帘门。

“先生,您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不用了,你们的同事左肩受了枪伤,赶快带他去治疗吧。”“好,那麻烦您了,多谢。”那个队长模样的警察对他微微颔首表示感谢,边伯贤也报以微笑。目送着警车和救护车远去的时候朴灿烈的血迹在工作服上慢慢凝成深红色。边伯贤擦着地上凝了一半的血,叹了口气,藏在刘海下的眼睛闪着细碎的光,神情复杂。

他突然又想起电影里的另一段话。“我跟他最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六个钟头之后……”不,没有六个小时,就在那一瞬间,我还是决定继续爱着他。

三天之后,边伯贤站在被黑帮砸得七零八落的店铺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向他跑来的朴灿烈。“对不起……”朴灿烈看着眼前的景象,目光有些复杂。“又是来买炸鱼薯条的?可惜啦,店被人砸了,我也没工作了,没有炸鱼薯条卖给你了。”边伯贤耸了耸肩,却笑得无所谓。

朴灿烈被那笑容晃了神,顿了一下,走上前按着边伯贤的后脑勺就吻上他的唇。是想象中的柔软与温暖。

吻到几乎窒息,朴灿烈才放开边伯贤,两人都轻喘着气,脸色微妙的潮红。朴灿烈先笑出来。

“我这次不想买炸鱼薯条了,我只想买你。请问,你能跟我谈一场恋爱吗?”边伯贤也笑起来,用力环住朴灿烈的脖子撞进他怀里。“我可是无价的呢。但是恋爱这东西,我觉得我能跟你谈一下。”

“带我回家吧,警察先生。”“跟我回家吧,炸鱼薯条男孩。”

【乔木说点啥:《重庆森林》实在是太好看了,如果不是学习紧张我想我会看第二遍T T这篇文的人设我个人也是非常喜欢,然后希望会有爱丽喜欢吧。❤然后喜欢的话可不可以点个赞呀……///】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