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Cana

一个写字的。
脑洞巨大,填坑困难。
始于感触,然后追寻,最终表达。
谢谢你的喜欢。♥

「灿白」密友

“好久不见。”“是啊,好久不见了。”酒杯轻轻地碰撞,清脆短促的声响,像极了他爱着他的那些年。

边伯贤再一次见到朴灿烈,是在高中同学聚会上。他以为他不会来的。朴灿烈现在是国家游泳运动员,肌肉线条流畅完美得恰到好处,藏在被夏雨微微打湿的白色衬衫里,目光里是属于二十五岁的沉着冷静。而他左手边的女子,也是温柔可亲的模样。他真的变得成熟了。边伯贤坐在原位看着在包厢门口与同学们笑着问候的朴灿烈,手心和眼眶都有些湿润。

“嗨。”不知何时朴灿烈向他靠过来,手里拿着杯酒。“好久不见。”边伯贤愣了一下,随即微笑一下,主动把酒杯迎了上去。“是啊,好久不见了。”各自轻饮一口,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最近不错啊,前几个月的比赛挺精彩的,拿了金牌,恭喜啊。”边伯贤轻咳一声开口,语气清淡。“啊……谢谢。那你呢?近期没有新的歌曲发行吗?我忙着训练和比赛没太注意。”“我不唱歌了。现在帮别人写歌。”边伯贤直面朴灿烈讶异的目光,脸上依旧是淡然的微笑。

“为什么不再……”闸门打开,汹涌的回忆把朴灿烈杀了个措手不及,匆忙止住了话头。“对不起……”“没事,这句话我已经听得够多了。”边伯贤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繁华而空洞的夜色。“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我们轻狂荒唐的青春。我最爱你的那些年。

边伯贤在高一的一堂游泳课上才真正认识朴灿烈的,尽管他们是同班。那天上课时边伯贤紧张得不行,本想集合完毕就逃掉这节课,却在解散时被人猝不及防推下水。边伯贤不会游泳,身子快速下沉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要完了,却在迷失意识的前一刻被人救起。

那人的急救常识非常好,在校医来之前已经帮自己做了心肺复苏,还有……人工呼吸。以至于边伯贤清醒后脸一直红得要滴血,那人还傻乎乎的问他是不是发烧了。

那人叫朴灿烈,很好听的名字。边伯贤和他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之后,才知道他是校游泳队的。怪不得那天他敢贸然下水去救自己。边伯贤某天晚自习的时候忽的想起,悄悄回过头去看后排已经伏桌睡着的朴灿烈,心中莫名浮动的涟漪漫过了感激的感情。

可也许他那天救他,是因为藏在月光里,躲在胸腔里的爱呢。

高二的时候,朴灿烈被来校选拔队员的国家队教练选中,便不再继续学业,专心在队里训练。而边伯贤依旧在这个茶花盛开的校园,继续写着他的化学方程式,计算着高速物体运动时的能量转换等等。

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被音乐公司发掘,正式发了唱片的边伯贤去训练场看朴灿烈。他安静的坐在场馆里的观众椅上,看着朴灿烈从泳池的一边游到另一边,年轻的身体穿梭在海浪滔天里的鱼。午休时间,队员们都去休息了,偌大的场馆里只剩他们两个人。“要不,你教我游泳吧。”这是错误的开始。“好啊。”这是万劫不复的回应。

朴灿烈扶着边伯贤的腰,让他慢慢向前游动。而边伯贤抬头换气时弧线优美的脖颈,微张的漫着水光的薄唇,精致明显的锁骨,细瘦紧致的腰身,无不在挑逗朴灿烈那颗激烈跳动的心脏。

然后,他终于忍不住吻上了他的唇,热烈的,生疏的,是一场情事缓缓拉开的帷幕,是燥热青春里甜蜜的痛苦。

第二天,报社接到了朴灿烈那爱好摄影的队友寄过去的照片。即使照片做了处理,边伯贤那张清秀的怔愣着的脸还是被认了出来。然后口口相传的汹涌,将他们带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后来,朴灿烈被教练处罚,差点失去所有比赛的资格。而边伯贤,被唱片公司解约,在家里隐秘的安排下,带着痛苦与苍凉,走进了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校门。

再后来,他们再也没见面,直到那次同学聚会。边伯贤重新带着歌手的身份回了国,而朴灿烈带着步入幸福的人生与边伯贤渐行渐远。

聚会进行到尾声,那些成家立业的同学都陆续离开了,只有零星几个人还在热切交谈着。“我们曾经,关系那么好。”边伯贤双手捂着脸,泪水隐没在紧贴脖颈的衬衫领口。“假如我们一直做彼此的密友,会不会更加长久。”朴灿烈轻轻叫醒靠在她肩上睡着的女友。然后他牵着她的手站起来,于心不忍却无能为力的看着已经轻轻抹了掉眼泪的边伯贤。“谢谢你。还有……真的对不起,我没办法把你最好的时间再还给你。”

“再见。”

我不需要你把最好的时间还给我。因为都过去了,我们轻狂荒唐的青春,我最爱你的那些年。

再见。那就,再也不见吧。

【乔木说点啥:听着周笔畅的《密友》连夜想出来的人设和剧情,然后希望大家能喜欢,谢谢啦。❤】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