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Cana

一个写字的。
脑洞巨大,填坑困难。
始于感触,然后追寻,最终表达。
谢谢你的喜欢。♥

【双波】同居三十题(6)

#纯拟人,纯OOC,人设崩塌,温馨略逗比向#

乔木说点儿啥:第六题挤牙膏一样挤了两个月终于出来了…在这期间非常感谢各位对这个三十题的喜爱,我真的受宠若惊,给你们比小心心~♥当然这一题也希望有人喜欢。> <

+++

6 浏览过去的相片

难得的休假日。情侣们大多会出现在餐厅,影院,甚至游乐场。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比如声波和震荡波,就会选择瘫在沙发上玩手机。

“中午了,声波。我们吃什么。”震荡波从游戏激烈的厮杀中勉强抛出一句话。“叫外卖吧。”声波头也不抬。“我不想吃外卖,我想吃你做的饭。”“上次带到你公司的饭给我手指烫红了,我才不要做饭了。”

“啊,这么可怜。”震荡波丢开手机翻身,抓过声波的手疼惜地亲吻着。“辛苦了。”“……恶不恶心啊。”声波笑了笑,抽回手,迎上唇。震荡波愣了一秒,很快夺回主动权。

缠绵了几分钟之后,声波按住那只想要伸进衣服里作乱的手,声音微喘。“……我去做饭。”“噢你总是那么扫兴。”震荡波不满地捶沙发。

把声波的番茄蘑菇意面狼吞虎咽下肚之后,震荡波以光速逃离餐桌——还是被声波抓住手臂。“洗碗。”“那什么我看激光鸟有点无聊……”“洗碗。”

没办法,谁好看谁说了算啊。

洗好碗已是下午一点,声波正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地上的机器狗睡得像条死狗。“不睡个午觉吗?”“没有这个习惯。”“玩你的消消乐吧,倒数第三关还没过吧?”“通关了。”“……”“……”一时间空气安静了下来,两个不善言辞的男人都没再说话。

“啊,对了。”声波突然想起什么,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翻找着。“之前天火送给我一本相册,我们把照片整理一下放进来吧。”

其实他们两人都不太喜欢入镜,却很喜欢给别人拍照。所以家里的照片大多是各国的风景,少部分两人同框的照片也是来自觉得他们般配的路人和声波的两个侄子。

正午的阳光有些热,电扇嗡嗡地转着,震荡波和声波坐在床上翻照片,额发偶尔被风吹动。

“哈,你看这张。”震荡波把一张照片举到声波面前——照片里激光鸟站在声波的肩上,机器狗扒拉着声波的腿。而声波本人头发凌乱,衣服裤子上全是毛,一脸愤怒地站着——然后震荡波就被照片糊了一脸。

“把它撕了。”“不要。我还要放在相册第一张。”“我建议,还是这个放在第一张比较合适。”声波忍着笑丢出一张照片。

那是声波的生日,震荡波第一次拜访声波的家——一个大家族。那天震荡波精心准备了一套浅灰的休闲西装,象牙白的衬衫熨得笔直,全身的行头加起来逼近二十万。尽管声波屡次提醒他家里有小孩子不必这么庄重,但是震荡波还是紧张兮兮地说“要给家长留下好印象”。

不出所料,声波的一大帮亲戚对震荡波非常满意,声波的两个侄子也是——不过表现的方式不同。女仆把三层大蛋糕从厨房推出来的时候,熊孩子的战争已经开始了,并且矛头直指震荡波。五颜六色的糖浆奶油在震荡波的衣服上开了花。这种时候只要声波冷冷的一句话和眼神就能终止恶作剧,但偏偏声波是笑得最开心的那个。

这个场面对于震荡波来说终生难忘。不仅是因为满身奶油的自己万分愤怒还要保持微笑,还因为,那天,他第一次看到声波快乐地大笑,眼睛弯成月牙,无拘无束地笑着。

想起这段经历,震荡波无奈地摇头。“你那两个侄子,真要好好管管了。”“我的姐姐非常溺爱他们,我没理由管那么多。”声波又抽出一张照片。“我找到了最适合放在第一张的照片。”

照片里,震荡波和声波在贴了对联和“福”字的家门前拥吻。

+++

END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