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Cana

一个写字的。
脑洞巨大,填坑困难。
始于感触,然后追寻,最终表达。
谢谢你的喜欢。♥

【漂感】Romantic

#拟人,化兽师x猫语者,OOC#

乔木说点儿啥:第一次写漂感望轻喷…被几张P站太太的漂呆拟猫图萌得喘不过气然后挤出了这篇文,还是希望有人喜欢。> <

+++

*罗曼蒂克,原指离奇的经历和不同寻常的情绪。

(一)

“Percy,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回家休息吧。”唯一陪感知器留到现在的救护车说。“好的。”感知器依旧埋头在实验数据研究报告中。

“感知器——”

感知器动作一顿,余光看到救护车举起了扳手。他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这就回家去。”他刚拿起显微镜——“不准带回家。”“……”感知器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位多年的朋友。

感知器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尽管他本人称“这是对工作的负责严谨”。鉴于这位负责严谨的科学家有过十八次过度劳累和饥饿而晕倒的经历,他的老朋友兼主治医生救护车便会每晚来到研究院监督他工作,免得他英年早逝。

“你每天晚上过来,千斤顶不会有意见吗?”感知器曾经试图把救护车赶走。“我有一套手术刀在家里。”“……”感知器默默为千斤顶点了一排蜡烛。

凌晨一点多的研究院公寓已是万籁俱寂。感知器低头盯着自己路灯下的影子,边走边发呆。

“感知器教授。”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感知器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于是他继续往家走。“嘿!感教授!”声音再次响起,感知器没有回头:“谁?”他不相信世上有鬼神,但他还是被吓到了。

“我在这里!”声音转到了身前。感知器低头,看到一只白色的猫。

这只猫实在太不寻常了——它的耳朵比其他的猫要长,更像是兔子;耳尖的毛是柠檬黄色的。感知器发誓他从没见过有这样颜色怪异的猫。

“……”白猫和他对视之后显得异常兴奋,上翘的尾巴左摇右摆,还眨巴着一双浅金色的眼睛。“是我在说话。”“!!!”感知器震惊了。

“喂!那边的!”门卫大爷的喊声由远及近,“研究院公寓不能饲养宠物!”感知器只好被迫抱起白猫逃回家。

感教授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在客厅和一只猫大眼瞪小眼。“你……”“我叫漂移!”“我……”“你可以听得到我说话哦。”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感知器无奈地想。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跟踪了你一个月。”“……先生。”感知器忍住了揪漂移耳朵的冲动。“我想你刚才也听到了,公寓里禁止饲养宠物。请你……”离开一词还没出口,吊灯闪了一下,白猫不见了,而一位白发男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

“这样就不会禁止了吧?”男人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感知器当场昏迷。

(二)

感知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漂移趴在床边睡得正香。其实仔细观察一下,人形的漂移还是挺好看的。

一头柔软蓬松的白发,稍长的刘海却是柠檬黄色;合上的眼睛弧度上翘,有些许猫的妖冶;或许是因为气温太高,漂移的脸上还出现了淡淡的红晕。

真可爱。

感知器着了魔似的用手碰了碰漂移的头发,而漂移敏感的触觉神经让他惊醒了。感知器连忙尴尬地收回手。漂移眨了眨眼睛,感知器发现它们变成了蓝色。“你的眼睛……”

“啊,它们会随着我的情绪变换颜色。”漂移双手撑着脸,看着感知器笑。“我现在很开心。”

感知器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自己是……被一只猫撩到了吗?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寻常了,漂移是,自己也是。

“漂移……是这个名字吗?”感知器看着他有些为难地开口。“我家没有多余的床了。”“没关系。”漂移变回白猫形态,非常自然地跳上感知器的床。“我可以跟你睡。”

感知器真的很想解剖一下漂移的脑袋看看里边是什么。

也许是十分疲惫,漂移蜷在枕头上很快睡着了。感知器躺在他旁边意识清醒。他开始回忆自己的经历。

小时候,他一直觉得耳边有奇怪的说话声,但父母顺了顺怀里小猫的毛,遗憾地告诉他什么都没有。每到这时,感知器就会觉得家里养的那只黑猫用琥珀色的眼睛盯着他笑,露出尖利的牙。

“没人会相信你,亲爱的Percy。”一个刺耳的女声发出难听的笑声。

后来父母为他找了心理医生,他也渐渐觉得是自己无中生有,便不再理会耳边的嘈杂。直到遇见漂移,他才不得不正视这件奇怪的事——自己能听懂猫的语言。

从这之后感知器的生活中多了一个漂移。漂移以弟弟的身份每天晚上跑到研究院催感知器回家,面对救护车狐疑的目光也只能笑笑。

“你的朋友好像不喜欢我。”回家的路上漂移闷闷地开口。“我和救护车是老朋友了。现在我平白多出来一个弟弟,他大概是觉得我对他有所隐瞒所以不高兴了吧。”感知器耸了耸肩。“过段时间他就好了。”

“如果你告诉他我是你男朋友,他就不会这样了吧?”“……你都学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感知器终于忍不住敲了敲漂移的脑袋。“有一天我不小心进入了一个……酒吧?有一位女士想让我做她的男朋友。我问她男朋友是什么,她告诉我‘男朋友是你最喜欢的人’。”

“我最喜欢的人……”漂移红着脸还没把话说完,路灯突然熄灭,只剩下一盏发着幽微的光。“哈哈,Percy。”熟悉的尖利女声响起,感知器不由得后退一步。“我们又见面了。”

一位女子似乎是乘着风来到他们面前。她穿着黑色的长裙,红色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清晰;她勾起艳红的唇,拨了拨及腰的栗色卷发。

“Arachnid。”漂移目光凛然,上前一步挡在感知器身前。“你想干什么?”“Percy,你都长成一个大男孩了。你还记得我吗?”Arachnid突然挥动魔杖。“我无时无刻不想要你死。”

那道紫光劈下来的同时感知器被漂移搂着躲到了一旁。“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别想碰到感知器一根头发。”漂移的声音凛冽强硬,判若两人。他手里也出现了一把白光汇聚成的长剑。

长剑向Arachnid拦腰砍去,却她被躲开,她手中的魔杖再次聚光,漂移以剑挡下。紫光与白光汇聚的同时,漂移低声念了句咒语。刹那间Arachnid向后倒下,似乎元气大伤。漂移剑锋抵着她的额头。

“你不会赢的。”漂移冷冷地开口。“你永远都不明白什么是爱。”再一句咒语,Arachnid灰飞烟灭,空气中的浮尘是她来过的证明。

“Percy。”漂移揽住惊呆的感知器。“我们回家了。”

“我不明白……她曾经是我们家的猫,她为什么要杀我。”感知器接过漂移倒给他的一杯水,眼神茫然。“因为你很特别。Arachnid第一次来到你家的时候受了伤,非常虚弱。她需要猫语者的血才能恢复。世界上猫语者不多,想来她也没有找到别人,所以才能轻易被我击败。”

漂移突然没再说下去。感知器疑惑地看向他,发现他的脸红得像只番茄。“我……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说完他逃跑似的冲进房间关上门。

感知器想了想还是决定敲敲门。“你怎么了?发烧了吗?”“呃……我想可能是……发情期到了……”

感知器这才想起来漂移是只货真价实的雄性猫,也顺带想起来漂移之前没说完的告白。自己要怎么回应呢?我也喜欢你?太普通且矫情了。这不是感知器的风格。

于是他叹了口气,打开门走进房间。“Percy?你怎么……”“发情期强忍着会很难受吧。”感知器掀开漂移的被子,跨坐在他腿上,俯身吻上他滚烫的唇。

“别废话。”

+++

END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