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Cana

一个写字的。
脑洞巨大,填坑困难。
始于感触,然后追寻,最终表达。
谢谢你的喜欢。♥

【双波】突然开虐的小段子

#OOC,短且虐,内容毫无逻辑,灵魂出窍的产物#

乔木说点儿啥:乔木啥也不想说…中考在即压力很大…感觉什么都做不好…只好来发一个莫名其妙的段子…希望各位谅解…T_T

+++

“声波……”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你将重生,带着全新的身份,摆脱过去的牵绊,成为一个优秀忠诚的傀儡,誓死效忠惊破天陛下……”那个声音低沉喑哑,淡漠冷酷。

“……吾赐予汝名,音板。”

我是音板,霸天虎首席情报官。我誓死效忠惊破天陛下。

我睁开眼的时候,CPU里空荡荡的只剩这句话。

很快,我恢复了工作状态。无念无想,在收集处理情报中度过每一天。同僚们对我的沉默寡言司空见惯,也没有打扰过我。唯一奇怪的一点是,有一个独臂的黄色球面光镜的TF,似乎一直在观察我。

然后,惊破天陛下告诉我,他是霸天虎的首席科学家,逻辑至上。我点头表示知情,不以为然——复活后的我似乎也缺乏了情感回路。

后来,震荡波出现在我的情报室。他一步步走近我,我开始给肩炮蓄能,算是一种警告——我可不想伤害一个本就不熟悉的同僚。

可他却轻轻拥住了我,我几乎能感受到他火种的温度。我顿时怔住,CPU快速运转发出过热提醒,记忆数据不受控制地翻滚着,冰冷的胸甲下火种仿佛在剧烈烧灼。

他似乎是我很熟悉的人。若没有火种融合,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认同感。

“声波。”他轻轻的声音仿佛梦呓,念出一个名字。声波……他是谁?我几近崩溃,思维线路混乱。零星的,我记起一些片段,像是从某个故事里捡拾出的碎片。

声波是霸天虎首席情报官。声波有漂亮的蓝色涂装。声波有一个火种伴侣,他叫震荡波。

可是,我是音板,我是霸天虎首席情报官,我有黑色涂装,我从未与任何人火种融合。

我最终还是推开了他。这种做法实在不符合逻辑,无论是他的逻辑,还是我的逻辑。我是音板,我似乎有着和声波相似的外表,却无法拥有他的思想与情感。他所热爱,我所淡漠;他所沉溺,我所逃离。

震荡波离去的背影十分落寞,高大的机体却显出可怜的味道。对不起。清洗液不受控制地模糊了光镜。我转过身。

我是音板。不是声波。

声波死在有你的过去,而我活在没有你的未来。

我们终将平行,渐渐远去。

也相互忘记。

+++

END

评论

热度(44)